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85|回复: 8
收起左侧

2017年夏卷(20首)

[复制链接]
无邪1 发表于 2017-6-27 09:3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邪1 于 2017-10-12 22:18 编辑

2017年夏卷(20首)
文/无邪


《软处》

你说他
没有钱可以
甚至说他
腐败淫民也可以
他怎么没有钱呢
他有的是钱
无需明白钱从何来
你说他那个不行
你说他硬度不行
你说他肉里没长骨头
这是他的软处
你就犯了大忌
他会立马用钱
封住你的嘴
不让你说话
2017.4.22


《关于环保督察的报告》

污染源已经找到了
所到之处
垃圾众多
污染严重
特别是空气雾霾
污染涉及面广
问题十分突出
令活着的人担忧
但督察组认为
这些都不是问题
只要下定决心治理
还是有希望的
现在的问题是
有些垃圾看不见
有些污染看不见
还有一些视而不见
无法治理
更令我们担忧
2017.4.27


《我站在一棵树兜上》

一棵大树
老了
死了
伐了

它的根
会不会死
它的脉
会不会断
它的地盘
会不会没

它的叶
会不会绿
它的花
会不会开
它的枝
会不会发

遇到雨
会不会复活
遇到风
会不会摇曳
会不会继续生长

我站在一棵被间伐的树兜上
——发呆
——无聊
——好奇
——担忧
2017.4.29


《试棺》

不大
不小
正好装下整身
一生没有享受的母亲
临到老了
为自己准备了一间精致的新房
她对愁钱买婚房的儿子说
结算时
光地皮费
材料费
工匠费
装修费
巴掌大块都几万
比房价
还贵
2017.5.7


《适应》

一早起来
眼里感觉有异物
看不清前面的视物
开始很不适应
揉了揉不管用
后来随着灰尘的侵入
情况越来越严重
怕耽搁眼病
医生建议我
去医院马上确诊
由于目前很多人把青光眼
误当老花眼
耽误了一生
被确诊为老花眼后
我对模糊感也在慢慢适应
对近处关注少了
前方不在那么重要了
看任何东西也都适应了
我的反应不在激烈
2017.5.28


《减肥》

父亲并没有开玩笑
说我像一头猪
而且是一头肥猪
我对父亲也毫不示弱
在我变成一头肥猪后
每天减肥是我的梦想
父亲要我减肥
我要父亲减权
我是他合法的继承者
比别人提早进入共产主义
车子
房子
票子是按需分配的
我的吃,更是有求必应
令我苦恼的是
我现在并不感到幸福
关键是我一身的赘肉
找不到女朋友
2017.6.9


《握手》

一位不知名的大领导
到一个贫穷地区视察
第一个上去握手的是省委书记
第二个上去握手的是市委书记
第三个上去握手的是县委书记
第四个上去握手的是乡党委书记
他们一个个从大领导面前走过
主动和这位大领导握手
但这位大领导并没有伸出手
和他们握手
而是直接走上前去和一位群众握手
(按照下面接待领导的安排
本来没有安排现场群众和大领导握手的)
2017.6.16


《爱情悲剧》

据不完全统计
称得上有名的
世界上有十大爱情悲剧
其中,中国的爱情悲剧占
世界爱情悲剧的百分之八十
悲剧是怎么产生的?
这些关系到人民幸福和
人民切身利益的事情
为什么没有人出来管管?
我实在弄不清楚
这算不算在渎职
这算不算在失职
这算不算在失察
一个当官不为民作主的人
难道他们不知道
一个家庭悲剧的产生
不仅丢了家丑
而且连一个国家的脸面也被丢尽了
2017.6.16


《顾名思义保靖县》

去保靖县采访
想写一首诗
不知道怎么写
一直没有写出
到了那里
看到的是贫穷
酉水河也像在哭泣
我顾名思义——
改革发展到今天
保靖县仍然没有脱掉
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
不知道它——
想保的是什么
我想当地群众
是不愿保守贫穷的
我想当地百姓
是不愿保守落后的
作为一方神仙
不知道它——
要想保护什么
2017.6.18


《再写蚂蚁》

一只蚂蚁
被一块骨头
压得喘不过气来
即使被车轮碾死
也值,死得其所
它说:人就不能这样
头顶有无数飞行物
为不明真相的死
不值——
2017.6.21


《不惑之年知天命》

原来以为
在我身边的应该都是朋友
结果不是这样
如果我领悟的早一些
至少比现在的我强
至少比现在的我有钱
至少弄一个官混混
处境至少比现在的我要好
至少有一张冠冕堂皇的信用卡
为我开路
不受欺骗
不看脸色
2017.6.22


《子是人间最宝贵的东西》

位子
金子
银子
票子
房子
车子
把他们写在一起
多么的对称
多么的和谐
此消彼涨
在对立中统一
在矛盾中化解
2017.6.23


《猴子的屁股》

山中无老虎
猴子称大王
位子坐久了
猴子的屁股长年发炎
像一枚鲜红的印章
2017.6.23


《中国》

妈妈,
一只母鸡
被宰了

一群小鸡怎么办啊!
2017.6.24


《这个世界疯了》

昨夜刮来一场暴风
今天又刮起一场无名之风

在基层,刮起官僚主义之风
搞研究,刮起形式主义之风
午餐时,又刮起奢靡主义之风
2017.6.24


《大楼是怎么建造的》

第一块砖
占用
第二块砖
挪用
第三块砖
罚款
第四块砖
收费

砖砖有汗
砖砖有血
砖砖有情
砖砖有爱
2017.6.25


《岁月是个妖精》

岁月是个妖精
前三十年睡不醒
后三十年睡不着
白天做美梦
黑夜做白日梦
整天想入非非
冬天草木死去
春天活来
秋天无端白发上头
世界有人欢喜有人愁
即使你生出几根反骨
长着嘴巴不敢说
2017.6.25


《火电》

黑不溜秋的煤炭
老实巴交的薪柴
统统过时——
先不说水
就是冰也可以点燃
我在一遍又一遍的
不停地的追问
“燃烧自己,照亮别人”
也过时了吗?
2017.6.25


《战马》

还清楚的记得
曾经被放养
被圈养后
它由一匹野马
变成了一匹白马
中年变成一匹战马
现在成了我的一匹宝马
征战无数
爱痕累累
2017.6.25


《插话的是我的灵魂》

从头至尾
我没有离开
我没有上厕所
我没有开小差
……

整个会议
不是被插话打断的
而是被一首歌打断的
“起来,饥寒交迫的人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2017.6.26
2017.6.27
 楼主| 无邪1 发表于 2017-7-2 09:3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事,自读,自品,自提~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7-2 17:38: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得出无邪兄有情绪了。其实你贴出来我就读了,所以没留评语,是个人觉得你把读者回味的空间填满了,不一定对,参考。写诗的人太寂寞了,有时我也自问:你就不能多说说别人的好?不过好在都是建议和读后感,不存在好与坏的批评。
 楼主| 无邪1 发表于 2017-7-6 11: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7-2 17:38
看得出无邪兄有情绪了。其实你贴出来我就读了,所以没留评语,是个人觉得你把读者回味的空间填满了,不一定 ...

没有。我不敢,你也没有硬性的义务。能够在一起交流,也是缘分。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7-6 14:35: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诗,不在状态,有点不像你啊
 楼主| 无邪1 发表于 2017-7-6 14:51:59 | 显示全部楼层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7-6 14:35
这些诗,不在状态,有点不像你啊

小蛮好,你可能记错了,我就这水平。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7-6 17:17: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前两首其实蛮不错的,后面的一些主观意图过多,留给读者的余地就少了,参考。
 楼主| 无邪1 发表于 2017-7-8 10: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意见收到,谢谢!其实鼓励也是蛮喜欢的。
 楼主| 无邪1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修改了一下,算作提读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14:18 , Processed in 0.144232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