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歌专题 管理入口 留言板>>


 
◎ 刘丽朵的诗 (阅读10600次)



诗人简介:

    刘丽朵,女,现居北京。著有小说集《镇与大城》。



《接待》

夜晚来了它的客人,最后一位
此刻她水青的指尖藏在一束光中
她打发她低声的笑
深吸一口空气
在屋中她全身披满阳光的皱纹
她曾在柔软的着地状态中来回走动
~~百合尚未凋谢
它或许不会
褐色沙发由青变白,而窗帘背后
那永恒的背景一换再换
她迎接过他,还进行了热烈的拥吻
一位女士的鞋袜依在门边
当天完全黑下来她在灯火的屋中大笑
同时想起黑夜中慈悲的全能
不发出声音
她的身体构建着一尊建筑
甜美而深沉,不再为噩梦惊醒
她没什么好说好写的
“我来看望你;毕业之后
我们曾长久离别”
送走他后她发现没有镜子
供她照一下全身
“这样也好。”
“我很疲倦。”
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她想起
果珍、牛奶、咖啡和玫瑰
CC果汁、巧克力
这些断续喝过的东西
                  2002.3.20



《忧郁》

1
行吟者的白云萦绕夏日的迷梦
故乡不乏它应有的山水
蟋蟀的吟唱带有毒汁
五月草尖相继泛黄
它枯萎于你变化的膝头
使家园消失,比生命短暂
你的渺小如燃烧的荠种
山连着山,靠近家园处已变凄凉
走过百里的足印已分辨不清
因而不能将往昔唤回
它的核腐烂并将腐烂的印象留至今日
你如何收割?如何称颂?
有幸自高处俯瞰的飞鸟
茫然见到白石上的肉体
随满山的景色发红发白

2
我见到异乡的铁碗盛着金匙
用以喝下过剩的汤药
无人在此处孤独
慰我一晌之欢的玫瑰
乃巴库斯的摄魂之笔
大罗刹国之树以乞人作蕉叶
我在此的遭遇可令人称奇

你的右眼一度闪着黄金
左手执泉水,一个意味深长的“N”
类似的知识构成我凄寒的眠床

将背景旋转与切换的技术
使你浸于硫磺之湖
在大风中抛躲

你敝败的浮尸半浸于枯叶黑水
我将其摁入身上的凹处


3
同途的鸟类以絮语躲避洞观
成群飞过家园上空
在掌心一些细物死亡乃尘俗灰烬
我以残损的手掌抚摩你

在时间之外,新鲜的肉芽已长出
你的画笔清晰的落向我的眉毛
我以细鳞般的痛楚跃入轮间
电光石火的家园烧毁了自己
而我学会嘤咛细语
灵魂变湿乃是快乐,一切
厌弃下流的咀嚼,倾于饮水

4
昨晚我渴望见我的照片
一首死去的诗生成的女人
诗的长度是她青春的长度
因而她僵死的青春在众人注目下发霉
她以两条散发冬天严寒的腿走在街上
她以海石花般的子宫苏醒和轮回
她以废墟之身仰卧冬天的草间
她的嘴唇已靠近你
蛆虫经由喉爬向瞳孔
她扁长的身体蜿蜒而行

               2002.4.24~4.25


《叩醒你的钟》

叩醒你的钟无非是凝结冬日黄昏的晚钟
无边暮色来得早,你站在广场中央等待被吃掉
叩醒你的钟无非是从背脊滑下的夕光
不费毫灰之力得到的微晨,不费毫灰之力
得到的孤独;叩醒你的钟是凝止的墨盒
不论爱情是否有,苍寂的人影退出墙的舞台
叩醒你的钟敲在头顶,并倾泼它的寒光
你飞在小说的纸页边,你是否还在
你冰冷的影子像一个逗点,被夜的漆黑吸入
不费力气地吞咽,叩醒你的钟是喉间静止的午餐
向天空翻着它的左手和右手,而天空已隐没了星辰
钟在喉间咕咕哝哝地发问,终于换回一个死亡
将这一切。叩醒你的钟无非是黄昏的晚钟
十二点。两点。四点。四点。的钟声。

                       2002. 9.17


《冬晨》

我梦中的乖儿有沉稳的举止
当我催他时不说也不动
从而加重我的无聊
凝视着一连串梦中的光阴
和这个背影
与这背影相连的
清澈的眼神
妈妈我在阳台上
我在种花
我很孤寂
我的睡眠中有我不知道的事发生
令我醒来丧失了一切
                 2003-12-09


《灯》

在我的路上
有一只灯
非常明亮
那是一只
肿痛的灯
我的妈妈有两只小鞋子
其中一只
她已经把它丢了
丢在那里
丢在美丽的天上
美丽的白云
记录了它


《怕》

我站在你规定的地方等着害怕来临
那地方有冬天
长着一片陌生的景象
我所说的陌生对你同样陌生

隔着一些时间看到另一些时间
一些恐惧不能拯救另一些
镜中的女巫抚摸自己的皮肤
像一个乖巧的孩子
投入陌生人的怀抱
接受他的刀子

明亮阳光下的鬼
对着神情冷漠的姑娘
说,“拿去,这些药
不能让你愈合
没有什么
能够让你愈合
你从不开花结果。”



   《S M》

    圣母玛利亚,我最为中意
    我最中意的圣母玛利亚站在房顶
    圣母玛利亚和她黑色的铅笔
    银白的袜子;圣母玛利亚唱着晚祷歌
    把嘴巴张成O型,脸庞极其美丽
    嗓音已经沙哑,有中年女人的磁性
    我中意圣母玛利亚投身你的怀抱
    你怀抱中有金杯,和一个颠倒的银水壶
    你怀抱中有宝石,还有圣母
    我中意的圣母玛利亚走路摇摇晃晃
    或者是不会走路,或者已经习惯跳舞
    她在假山和花盆中间显示威严
    战无不胜,她是我的
    我和圣母玛利亚的关系就是
    一头羊和另一头羊的关系
    圣母玛利亚是你怀中的小羊
    我是另外一只
    
    
                  2005.8.9


    《无题》

    云淡风轻的夜晚
    一个女人
    长着尾巴的醉话
    毁掉我
    一夜的醉咖啡
    醉茶
    和对面的醉女人
    我们在谈论
    略含焦虑的城市

    醉后文人的面孔
    让他的朝云变得陌生
    那是我竭力忘掉的事情
    喝一夜的醒咖啡
    和他女人的醉酒
    让我想起
    忘也忘不尽的辞藻

    辞藻在修饰下变得陌生
    从而领回影子
    我忘不掉的瘦灵魂
    跟着我,跟着我
    我跟在他后面
    紧紧跟着
    紧临遗忘
    越来越小
    是个瓜子

    瓜子消失在
    喝了一夜醒咖啡的
    醉女人手中
    被当作钱
    买了酒
    这酒呼做薄梁佩
    酒面浇薄,红花绿草
    云淡风轻的夜晚
    一个醒女人的醉话
    敲碎我,敲碎我

          2005年5月14日晚


《洋娃娃的黄昏》

1

在不可解的往事中
缠绕你身躯的青蛇出入
夜色不足形容它的
黑暗 它缠着
梦境中变形的身躯
威胁着我的一头鬈发
像小蛇的鬈发

在阳光中
金色的鬈发像火一般透明
可以大笑,没有人知道

青蛇划过,在身躯中间
留下裂痕

吃惊的人
忘掉比吃惊更大的恐惧
在不可解的往事中
摧毁的建筑
可以容纳几百个
破裂的躯体

2

南希
被抛弃的娃娃
没有什么

南希
成天感到害怕
没有什么

南希
差一点就过上好生活
走在人群当中
以为自己已经好了
没有什么

南希
被抛弃的娃娃
在角落中
一只青蛇威胁她

一只青蛇追上南希
同她交配,又离开了

3

在纷乱的碎片之中
我可以与你握手
这样离夜晚更近些

统治整个房子的狂燥的暴君
无事生非
世上存在不发抖的地板
我却发着抖

拖着我发软的身体
因为明天一切就要结束了

明天,在寂灭到来之前
我将独自看到
你亲切的面颊

4

每一个字眼都带来安慰
每一个事件都是好的
庸俗的

每一个人都是我的伙伴
每一个出现的人
每一个有可能出现的人

每一个人
活着的
向着街巷吐着痰
大声的走

离开我

忘记我

5

我只能跟自己面面相觑
明天,会有一个危险追上我
在寂灭之前



《我的生命有过高烧的幻觉》

有人不再年轻
有人体验偶然降临他的悲苦
在这离别之季

风卷动他离别的头发
风卷动他的离别之夜

盼望着,在宁静的夜晚之机
结识一位
能拯救他命途的过路客

高烧把一切语言归于嘶哑

拥抱着
巨大的铁器的气味
以及站台发出的嘶鸣



《春之祭》

我梦中的马匹骑在舞蹈演员的背上
她白色的身体,她的身体
我想要忘掉
我想要给你惩罚

她是孤独的男人跟春天的唯一联系

在我的手曾抚摩过的燥热的夜晚
得不到没有间隙的空虚

带着肮脏的气味
孤独的男人老死在床边

她洁白的身体显示动人的美妙
那让我滴泪的无人的时间
碾着夜晚的空虚
孤独的男人仍然还在
仍然还在

碾着春天的舞蹈演员
骑在马背上
凝视他们漠然的裸体

我爱的,我爱的
叫嚣着整个春天的空虚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