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歌专题 管理入口 留言板>>


 
◎ 照朗的诗 (阅读6301次)



诗人简介:

  照朗:男,1978年生于湘,就学于粤,现在京工作,也曾少年入蜀长居,南北兼修,故口音有五味杂陈,诗意则东西莫辨。



《野游》

I

灰色的、白色的……
牛的乳房飘了过来,
天空闪耀着无私的沉默,
如同饥饿,拍动羽毛。

阴影与马队一路同行,
在垭口,和阳光交换了眼神,
回望那曾令我们俯首的硕大形体,
在一阵轻快的风里。


II

我起身上路,
看见你在大海上行走。

我醒来,看见这是一场梦。
藏民们在山上歌唱他们的过去,

“甘甜如蜜的史实啊……”
沟涧里的清晨

聚集了昨夜的长路,
青花的马儿在扣套中吃饱了大豆

它将与我同程,继续在遗忘中行走。
宿营的天空,微风裹紧云彩的白衣

缓缓上升的海
把燃烧的松枝投在我的手中。


III

落于它眼睫上的晴光,
梳爬着群山的脊骨。

这小马熟知穿透云雾之路,
领我挥别飞蝇与金黄的毛茛。

在众神的坐骑背上,
它再教我探视空芜。

乱石在空中遮蔽了小城
那山下的雨已是极深。



《灰燕》

他抓住一只灰燕,把火从指缝间放飞,
随着它双翅的癫狂飞进雨后的无声。
一段泥质的岁月翻动着鳃盖,
童年的王朝将在一缸清水中重建。

他把脸贴近避雷针。
生命!生命在绞干湿毛巾。
火光弯曲了宇宙的颅骨,他终于
望见犹疑攀爬的高度,而静寂与之比肩。




《情歌》

浮云撇下三两枚
在月光中悠游的夜鸟。

天晚是寻胜的住客,
半山里有风露相侵。

那不停走过往昔,
黑眼睛的修道者,

我喝过你唇间的蜜酒,
探过你私处的深情。



《在雪白的河边》

为什么,一棵树会在夜里焦急地四处走动?
人们折下了快乐的果实。
她时常把绿色、多刺的双手
伸进我的梦中。

带着蜂巢一样的头颅,
一棵树在月光里融化,返回它的枯萎。
我在雪白的河边大声地咀嚼
那些柔软的风,那些多浆的阴翳。



《这美好园地你切莫远离》

朋友,你并未写成傍晚的一个脚注,
却成功地藏身在月亮的变化之中。

天边紫红的铁锈,是燠热的渴望,
用铅笔打磨它,它正低声哼唱:

那难堪的风景、那快活的事情。
趁这时节,狗和情侣也来湖边散步。

亲爱的,这美好园地你切莫远离,
莲花深处有旧日的虫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