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歌专题 管理入口 留言板>>


 
◎ 杨典的诗 (阅读6289次)



诗人简介:


    杨典,汉族,1972年生于重庆。职业为自由撰稿、画家、古琴教师。
    1981年   开始学习绘画、音乐
    1987年   开始文学写作
    1988年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进修,开始发表文学作品
    1993年   北京大学中文系、哲学系进修
    自1988年始陆续发表作品于《视觉21》、《随笔》、《天涯》、《花城》、《星星诗刊》、《城市画报》、《书城》、《新京报》、《重庆晨报》、《中国旅游报》等刊物,涉及散文、戏剧评论、书评、画评、诗歌、小说、电影电视剧本等各类体裁。


主要作品:

    图文作品:
        新闻摄影类:《黑镜头——面孔的故事》
    宗教美术类:
       《唐卡中的六道轮回与地狱精神》
       《唐卡中的曼荼罗》(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文学作品:
        随笔集《狂禅——“无门关”镜诠》(当代世界出版社)
              《孤绝花》    (中国工人出版社)

        诗总集  《花与反骨》   (环球出版社)
                《残经》1989—1994
                《混淆》1997
                《教义》2004
        音乐理论集 《琴殉》(2003)   (环球出版社)






《说忘》
    ——献给Y·阿米亥、夏天与爱人


爱人,假如你的脸
是核武器时代的一朵花
那么你的存在就如一片移动的沙
你将永远在你不在的地方
你将永远流淌

假如我竟然忘记了
你来找我的那个黄昏
晚霞是怎样将这座城市封杀
那就让我的肝胆被忘记
心被殖民,肉被折叠
让我的神被风化

让我的神被风化
让我的十指发芽
胸脯龟裂,生殖器腐烂
骨骼随着十三经卑贱的血统
成为古代棺材中生锈的铠甲

爱人,假如我竟然忘记了你
那就让耶路撒冷的人们忘记哭墙
让海忘记浪,血忘记红
颓废的僧侣忘记敦煌
那就让一代鬼雄忘记发霉的天下
忘记杜鹃、古琴与刺刀
忘记帝国主义式的芳香

我至今无法走在
通往你的道路上
至今无法——从家到家
无法从《旧约》到《四书》
或从佛陀到基督——那样地去
亲吻你——象从你夜的嘴唇
一直吻到你黎明的乳房

当舌头在普洱茶中牺牲
钥匙将进入你的伤疤
一把斧头将回到敌人的军队中
一个暴君的床上将飞满鸳鸯
爱人,假如我竟然忘记了你
那就让子弹忘记全世界的枪
让宗教杀手忘记泛亚细亚的死亡
还有印度支那丛林消瘦的太阳

一人行脚
火海冰刀
易筋洗髓
推背引导
天地浑圆大窟窿
掉在其中见分晓

但是亲爱的……亲爱的——爱人
一切境界都是虚伪的!
假如我竟然忘记了你
那就让我不再会懂得遗忘
就让我不再会物我两忘
与念念不忘——那些希望
所带来的绝望
“斩断山水留痴狂”

            2007年6月11日北京


《盲目日》


今天是一种盲目
如鱼不见水,鸟不见空
细菌不见瘟疫与尘土
大街上连夜站着发呆的
是一棵棵举手投降的树

今天是一种盲目
是荷马、师旷与弥尔顿被挖掉的瞳孔
是被飞碟遗忘的二百多个祖国
太阳麻醉在古代的病床上
痴情于夏天的人
有权保持沉默

我的右眼真的不想再睁开
不忍心再看一看辽阔的大海
鸱枭终归要食父杀母,啸聚山林
它要小天下混沌以为鼹鼠

聋者看琴
瞽者听画
真神吃肉
野鬼爱家

问:如何是美与境界中人?
答:鹤发童颜睁眼瞎

过风的竹林前后浪
未雨的铁血红山揸

但是:今天却是一种盲目
今天是你看不见的昨天和明天
今天不在夜的这边
和昼的那边,甚至也不在中间
今天只不过是被
一句空话所杀
是一朵花
是一口茶

      2007年6月



《思想起》


我  站在  无我里
顶替另一个被往事消灭的人
那曾在宫殿上挥手的暴君
以及白骨、花与武器
都不是我:只是我的倒影

我  站在无我的  倒影里
跟我一起站的还有我的猫和你
猫有九条命   而我只有一条
但就这一条我也给了你
你是我猖狂的蝴蝶
你是我腐烂的古迹

两面三刀事
乱七八糟人
从三十一楼向月虎啸
在地下室中对镜龙吟
你走的那天  我抬头看见
天空象一架摇摇欲坠的战斗机
太阳冒着浓烟冲往大地

无我
无无我
无无无
思想起……

难道这世界本是开放式的结局?
本没有骷髅、大海、晚霞与秘密?
既然孩子们还不曾生活过
我就更不能再这样生活下去

乱书三尺恨
痴心一丈长
你待怎讲?
杀人不过头点地
囚衣怎做嫁衣裳
二十四史一柱香
死猪不怕开水烫

我与无我  都站在这最后的我里
顶替另一个被往事消灭的人
今天  我抱紧路边的树哭泣
一如当初抱紧发抖的你
但树在风中摆手
表示你已不在
只有我最后的双手
依然——抱紧

             2007年5月北京


《诗与皮》


你是我的诗人
你是我的晚霞、窗与凶器
曾经少年的邪恶光辉
如今腐烂在幽雅的军装里

你是我的诗人
你是菊花、鬼与潜艇
子夜的闪电轻轻一刀
就可以让黎明人头落地

你是毛发、皱纹与伤疤之所在
你是1989年前大街呕吐出的人群
那时世界犹如巨大的补丁衣
但每个人都还算有张皮

但亲爱的——你是我的诗人
我也是你的。虽然我们都已经忘记
抒情?看,太阳今天终于落下来了
成为我们这一代人的血迹

               2007、4、21




《棒  喝》



什么是野心?
砍断日月捞天下

*

什么是性欲?
风振山林
白虎拦路

*

什么是境界?
冬去扫雪,春来读书
却为一朵花打杀

*

什么是我?
杯弓蛇影海无鱼

*

什么是美?
晚霞、阴茎与武器并驾齐驱
肉身却失落于梅兰竹菊

*

什么是颠倒梦想?
披着教义的铠甲骑着古典的猪
慢慢地飞过了爱情

*

什么是乌托邦?
一只放大镜下的乳房

*

心猿意马时如何?
左手领袖,右手神佛

*

心猿意马时如何?
左手屎尿,右手祖国

*

心猿意马时如何?
前无千年,后无千年,中无千年
只有一个窟窿在此

*

心猿意马时如何?
四大无有我空前

*

见满目疮痍,天下大乱时如何?
狂笑……

*

见池中鱼游时如何?
大哭……

*

见日月山水时如何?
杀人放火……

*

见有美人来怎么处置?
关羽岳飞,敌不过芙蓉头陀
尖刀子弹,粉饰了太平骷髅

*

毛泽东是谁?
桃花海中一猛虎
戈壁滩头三千鹤

*

《二十四史》都写了些什么?
好比一群恶棍追淫妇
该救的不救,耽误了许多英雄

*

诗是什么?
昨天有我,明天有我
惟独今天少我一个

*

诗是什么?
头朝下,脚朝上
入地狱看花

*

哪里才是诗人归宿?
四两乳房葬柳永
半截小腿杀兰波

*

历史拿来有什么用?
只为了在闪电的3089年夏天
我们还能想起弓箭、文革与宫蛾的美
或曼捷斯塔姆及徐渭写燕子的歌

*

战争是如何发生的?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鹿野苑喋喋不休
却不见树下有两个细菌恶斗……

*

风景又是什么?
雪山因湖的荒淫尖锐地勃起

*

“永恒”究竟有多长,多宽?
一日三餐吃下去
却不长半点贼肉

*

思想呢?
吼——

*

宗教为了什么存在?
洗脚,睡觉

*

主,你在哪里?
朝花夕拾,砍柴烧火
奴有奴的福气
主有主的麻烦

*

神,如何塑造我的模样?
不二、不朽、不空

*

“电影”是什么?
它本是古代兵书中的一种箭
而在第一部黑白片《定军山》里
神箭手黄忠却没有使用……

*

“电影”意味着什么?
成千上万的人在黑暗里坐着
等待,只为了忘记散场
光明——第一次显得扫兴

*

“电影”里究竟能看见什么?
狗、谋杀案、大独裁者、外星人
如黑泽明所云:“最美”

*

如何是革命?
血盆抓饭,沙里淘金
超人与夜叉不是一个阶级

*

如何是革命?
反穿衣,骑着梦
前世为阿修罗
来生是一棵树

*

如何是革命中人?
花园中二三尸体
广场上一人弹琴

*

如何是自在人?
不再写诗

*

如何是大自在人?
五日一上山,十日一下海
不过为了下顿饭的着落

*

恶是从哪里来的?
和尚痛快处
美人心急时

*

恶是什么创造的?
“善”

*

有情是恶吗?
不知——但恶是有情

*

“情”是什么来头?
如是我闻:来头不小
老虎尾巴,动辄要命

*

“情”是什么来头?
那一夜,菩萨在海边哭泣……。

*

“情种”是什么来头?
元好问诗
曹雪芹书
波德莱尔
耶输陀罗

*

未来呢?
子宫中闯江湖
电视里看战争
“庙小妖风大
池浅王八多”

*

未来可有主义?
光说不练,坐吃山空
读了几本破书
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

我们从哪里来?是谁?往哪里去?
过去、现在、未来
都是一丘之貉

*

我们从哪里来?是谁?往哪里去?
来时曾是花,去时飞尘土
只留一段白骨写作

*

梦是怎么回事?
人大欺店,店大欺人
这身臭皮囊就是拿来贱卖的
想多了也没用

*

梦怎样存在?
当残忍皈依刀口
盐崇拜暴徒
血浆跪下磕头的时候
你就开始生活

*

真理、观世音与龙哪里去了?
在传灯录、启示录、忏悔录里
盘着象几段蚯蚓,一堆牛粪……

*

龙众、鬼众哪里去了?
市井无赖,昨天因下棋吵架
鸿儒狂生,来日要杀鸡儆猴

*

龙众、鬼众哪里去了?
报纸上开会的都是……

*

神又在哪里呢?
走红……

*

“四大”在哪里?
爱恨……。

*

“空”在哪里?
罪……


          2004年  北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