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歌专题 管理入口 留言板>>


 
◎ 埋伏二——青蓖《甲壳虫助理》 (阅读5407次)



诗  人:青蓖
诗  作:《甲壳虫助理》
推 荐 人:湖北青蛙
推荐理由:小人物看似都活在生活在表面。表面有表面的快活,深处有深处的酸楚。

甲壳虫助理

青蓖

我不和人说话,我冷,不要甲壳虫的
红斑点绒外套,取水的外域男子
你留在你的办公室,耍官腔,给身份不明的好心人
致感谢词和肉麻调笑,你的高级茶叶我泡了
你的私人信函原封不动,讲话稿打印整齐
你的白袜子有点脏,但我不说
不说脚抬得过高,脚会酸痛,脚会逃跑
我没有小腿了,没有嘴巴,没有身份
我的小肚鸡肠留着八卦,我的手留着打小人
明天早起都是长征和摇滚的汉子
我穿呢裙,抹腮红,媚着眼儿挤公交
跟在你身后,挑拣剩下的路走
让汉子们狂奔去吧,让我打碎花瓶



燕窝:裁剪技术带来的诗歌魔方

对于鲁迅的眼睛,阿Q们的快活就是一种眼泪。他们的简单、朴实,和笼养鸡没有太多差别,但这种简单朴实仍然不能取消“阿Q作为人”的精神特质。作为人,我们要求平等、尊严、实现理想的快乐,然而在《甲壳虫助理》中,这些精神需要被日常生存一扫而空,荡然无存。
首先出场的是主人公,对人物的描绘富于细节,带着强烈的象征寓意,“我不和人说话,我冷,不要甲壳虫的/红斑点绒外套”,对外表的夸张描绘直指人物的心理现实:“我没有小腿了,没有嘴巴,没有身份/我的小肚鸡肠留着八卦”。对工作和工作目标的叙述也很率直,“高级茶叶我泡了/你的私人信函原封不动,讲话稿打印整齐 ”,“给身份不明的好心人/致感谢词和肉麻调笑”……这首统共13行的诗,前8行都在处理一些细节,语言和想像方面基本没有建树,功夫都用在了裁剪上,几个现实画面以不同角度包抄或直插主题,作品来到第9、10行,矛盾骤起,积蓄已久的闷烦和骤然出场的暗涌迎面相撞:“我的小肚鸡肠留着八卦,我的手留着打小人/明天早起都是长征和摇滚的汉子”。两种完全不同的秩序和生活形态,在一刹那的消融、转化。可以设想,在都市的灰色清晨或傍晚,无数年轻人听着MP3里的长征和摇滚,在离开或返回办公室的路上完成了两种“不同精神体的隐匿和转化”,这当中,拥有怎样无法目睹无法耳闻却无比真实的精神冲撞、反抗与驯服?作者在最后三行继续积淀了这种矛盾,包含了哲理但并不碍眼,相当有效,“我穿呢裙,抹腮红,媚着眼儿挤公交/跟在你身后,挑拣剩下的路走/让汉子们狂奔去吧,让我打碎花瓶”。一切当权者都是既得利益,而革命者主要是未得利益者,他们只能“挑拣剩下的路走”,这是庞大办公人群的灰色道路,尽管他们向往着革命的“长征和摇滚”,但是——,多数人选择了牺牲“心理现实”来苟全物质相对安全的“现实生活”,而此中的波澜也不过就是打碎一下花瓶。
这首诗最成功的技术并不是奇诡的造句,也不是想像(虽然使用了一点夸张手法),它使用最多的一种平实的现实叙述。对于诗歌,当我们放弃造句和想像这种天梯,就意味着必须到达另一种高度才能进入同等的能量场,即,一种高超的、对现实场景进行裁剪与组合的技巧。在这首小诗中,诗语言的魔方是通过第9、10行的拼接来完成,而之前的铺垫则完成了几种不同角度的、对现实场景的裁剪,它们在拼接一刻达成了尖锐的矛盾冲撞,而矛盾,则是这里面全部技术的最终指向。


李元胜:行政助理视角

博尔赫斯的职业是图书馆管理员,我们经常在他的作品里,诗或者小说,看到图书馆管理员视角的东西。然后,多年之后,我们在自己的作品里,也发现了类似的视角——图书馆管理员的视角。这当然是不幸的,还我们最好还是承认。阅读作为我们写作的资源常常重要于我们自己的生活(包括个人生活和社会生活)。
我正是从这个角度,对青蓖的《甲壳虫助理》以积极的评价。因为这首诗,是很彻底的行政助理视角。
具体来说,我认为她写的也是非常真实的行政助理的愤怒。这种愤怒也许已经是日常的,所以,它有些节制,带着对自己和自己身份的嘲弄,慢吞吞地开始,短句,仿佛一个离开办公室的女白领,在真实地回顾她自己几分钟前的生活,然后从“不说脚抬得过高,脚会酸痛,脚会逃跑”,诗歌开始加速,真实的语境逐渐抽象成某种虚构的元素,直到,整首诗完成白领生活波普化的过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