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歌专题 管理入口 留言板>>


 
◎ 一切都未发生 (阅读6328次)



诗  人:拂花郎
诗  作:《杀手梨安》
推 荐 人:湖北青蛙
推荐理由:几个关键词运用极为得当,虚构了一场交待不多的男女故事。


拂花郎是谁,我并不知道,但在网上我偶然碰到了《杀手梨安》。梨安是谁我并不知道,反正我读完诗,即认为梨安乃此诗作者拂花郎臆造。我估计拂花郎偏向于设计不同的女子与自己相识想遇,甚至乐意编造出一些异性们跟他的爱恨情仇,让我们看见相关人物的举手投足、性情、分离、亡命与逃脱。
  在本诗中,杀手梨安是一个可爱且安静的女邻居。梨安可爱得像小巧的“指甲刀”,这种有“弯弯的剪口”的可爱,温柔到几乎不可能伤人的地步。但梨安却是可爱的杀手。作为“我”的邻居,梨安安静得几乎足不出户,“我”只能因为偶尔向梨安借锤子才能看到她和她脸上的泪痣。锁在闺阁之中,梨安对前来打扰她的男邻居,是什么想法呢?作者没有交待,但我们却注意到了梨安的泪痣,有如猜中了这名作品中的年轻女子为情所苦的凄迷与哀愁。在这里,作者似乎在暗示,梨安使的是“剪刀”,“我”使的“锤子”。“剪刀”“锤子”撞在一起, “剪刀”成了一名无可奈何的失败者。然而事情到了后来,似乎是 “我”成了一个薄情的人,“锤子”变成了一个事实上的失败者。为摆脱梨安的哭闹、纠缠、怨恨,或者为躲避梨安无言责备和怨怼(有如子弹),“我”不得不搭上火车舍家而逃,远走高飞。杀手梨安,在这里似乎并不拥有任何眼力可见的武器,而只是因为“我”要背负梨安给予的情感之债,如芒在背,需要逃脱。
然而上述事件并未有一件真实发生,“我”只是假设了“我”始乱终弃的可能性,及给女性和自己带来可能存在的伤害风险。如果世上真有这么一名可爱的梨安存在,那么真正的杀手恰恰是“我”自己,“我”将因为良心不安而意识到,受伤的梨安可以提供射向“我”的“怨气愤恨之子弹”。
此诗短小,留白空间却十分阔大。此诗有美化“杀手”之嫌,但好在一切都是假设,没有什么事情真实发生。

杀手梨安
               拂花郎

我觉得她是个可爱的女人
可爱得像把指甲刀
有弯弯的剪口

她又是个安静的邻居
只在我偶尔敲门借要一把锤子时
才看到她的泪痣

当有一天我搭上列车
匆忙离开这城市,才感觉自己
悄悄闪过她的子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