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歌专题 管理入口 留言板>>


 
◎ 从“她”的孤独,理解诗人的成熟 (阅读5259次)



诗  人:郑小琼
诗  作:《剧》
推 荐 人:周瓒
推荐理由:通过自我观察和内省,诗人找到自我强大的力量。


在诗人郑小琼的博客上,我读到她近期的诗作。在我看来,今年9月22日她贴在博客中的二十多首短诗,标志了她的写作进入了一个相对成熟的新阶段。之前,她的短诗和长诗多以自白风格,直接抒写“我”(和诗人实际的生活身份一致)作为一名南下打工者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那些记录她和她周遭的相同身份,不同际遇的人们的生活的诗作,以其自觉的代言人和见证者的艺术呈现,为她赢得了读者和社会的认可。我不否认她的那个时期那些作品的价值,只是略感遗憾的是,郑小琼似乎没有找到属于她个人的语言风格,因而在作品的思想性上,也没有显示在那种生存状态下,诗人更丰富复杂的创见。
我推荐的《剧》一诗,是从她近期所贴作品中选出。在此诗中,我读到了一个有距离地观察“自我”的诗人郑小琼。读过此诗,知道诗所涉及的依旧是诗人的生活,而诗题定为“剧”,正意味着诗人对自己的生活有了更冷静、清醒的省察。也因此,诗中更多了在反省过后的肯定:用诗人的话说是“安置了一台大功率的机器”,能够“从身体抽出一片空旷的荒野”,埋葬一些东西,种下另一些东西。这是诗人内部强大的开始,仿佛是内置了另一内存条的电脑,为“她”的自我增容。在拒绝他人对自己的误读误解中,诗人肯定了“她”“平淡而艰辛”的日子,以及用汉语这台机器写诗的饱满生活。有趣的是,在诗人看来,“她”的写作姿态也不过是现代工业流水线上的一个工位,“她”具体的自我形象被工号替代,“她”因而受到的关注也不过是一种误读——被有些人“从这些小脾气里寻找时代的深度”。诗人努力纠正这种误读:是的,“她”有对生活的爱,但“她”也有缺憾,“她”渴望爱情;“她”工作着,但也被这工作所“裁剪”;“她”的写作是对“内心臃肿和愤怒”的记录,但“她”拥有的其实更多的是“孤独”。至此,“孤独”的“她”才切近了存在的实质。
整首诗以一种冷静克制的口吻,传达了诗人对自我的内省与再认识。虽然诗人沿用了和她的打工生活密切相关的“机器”这一核心意象,但在其表现力上则丰富了许多。我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读过,卡夫卡曾说,当一位作家懂得使用第三人称“他/她”时,他/她便开始了真正的文学。我想,郑小琼这首《剧》或许就带有这样的症候性。





郑小琼

她从身体抽出一片空旷的荒野
埋葬掉疾病与坏脾气,种下明亮的词
坚定,从容,信仰,在身体安置
一台大功率的机器,它在时光中钻孔
蛀蚀着她的青春与激情,啊,它制造了
她虚假的肥胖的生活,这些来自
沉陷的悲伤或悒郁,让她浸满了
虚构的痛苦,别人在想象着她的生活
衣裳褴褛,像一个从古老时代
走来的悲剧,其实她日子平淡而艰辛
每一粒里面都饱含着一颗沉默的灵魂
她在汉语这台机器上写诗,这陈旧
却虚拟的载体。她把自己安置
在流水线的某个工位,用工号替代
姓名与性别,在一台机床刨磨切削
内心充满了爱与埋怨,有人却想
从这些小脾气里寻找时代的深度
她却躲在瘦小的身体里,用尽一切
来热爱自己,这些山川,河流与时代
这些战争,资本,风物,对于她
还不如一场爱情,她要习惯
每天十二小时的工作,卡钟与疲倦
在运转的机器裁剪出单瘦的生活
用汉语记录她臃肿的内心与愤怒
更多时候,她站在某个五金厂的窗口
背对着辽阔的祖国,昏暗而浑浊的路灯
用一台机器收藏了她内心的孤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