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歌专题 管理入口 留言板>>


 
◎ 公共场所的封闭空间 (阅读6037次)



诗  人:桑克
诗  作:《出站口》
推 荐 人:阿九
推荐理由:在一个互信不足的拥挤社会里,人们感到的不是亲密和温暖,而是怀疑和紧张。


出站口永远只站着两个人:等人的人和被等的人。虽然两个人的目光都在寻找,但主人的目光越来越焦急,而客人则预备着突然的兴奋。你是不是一个城市的主人,取决于你的眼神属于前者还是后者。等人的过程正如履行一张合同,对一个约定的亲证是我们奔赴另一个地点的理由。
  出站口移动的影子却不止两个。车站历来是人潮涌动,但在一个互信不足的社会,即便迎面走过的人也很少有眼神的交流,更少坦然愉快地打招呼,似乎对方除了影子外根本不存在一个实体。主动开始谈话几乎成了骗子们的特权。关于“扣在胸口的挎包”我还有一个注记。有一次我在去郑州的长途车上遇到一群乡村骗子,其中两三个人就捂着一种小挎包。当所有人(包括他们本人)都厌倦了那场无聊的闹剧时,他们决定中途下车。当时我正在打盹,突然感到有人在碰我,就突然睁开眼睛。那人正在用细细的人造革包带拉开我外衣的拉链,被我看个真切。幸好没有东西丢失,但面对一大群本地窃贼,我这个外地人只好什么也不说,目送他们下车。
所以我完全能够理解,当作者在出站口向前移动的时候,他所遭遇的那种确凿的敌意。在这种场合,甚至一个挂牌的公开骗子都要比一个陌生人让人放心,因为正是那种不确定性才让人没有安全感。每个人都十分机警,会朝相反的方向理解你的一切言行和其中的意图。在公共场所,没有人能仅仅靠戴上一副眼镜就排除自己的嫌疑,桑克也不例外,虽然看照片显然是文雅书生。这种时候他还要打哈欠,难怪被当成想搭讪的预兆。看到原本拥挤的公共空间里沿着自己的脚步闪开了一小块空地,而且它恰恰是因为怀疑、戒备而不是出于礼让或对个人隐私的尊重,恐怕谁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整理自己的表情。
“远客没有如期而至。”多么优雅的失望!无论我们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这就是生活。我们有我们的难处,别人也有别人的。何况天已经黑下来,任何表情都会很快淹没在红色的灯光里,躲避别人的和被躲避的人重新处于一色彩平衡之中。作者用精确的笔触描述了一个信用失缺的拥挤社会的图像:熙来攘往的人们感到的不是亲密和温暖,而是疏离和紧张。如果说庞德的《地铁车站》中的雨打花枝的意象虽然潮湿、斑斓却不乏暖意,那么这首《出站口》的红光笼罩则看似热情、单纯,其实又透出一种荒凉。


出站口

     桑克

没等走近,我就能感觉
扑面而来的敌意。证明自己是困难的。
我绷着脸皮,冷漠地走在人群的缝隙。
紧紧将挎包扣在胸口,仿佛每一个经过者
都是一个潜伏的窃贼。他们也是如此,
机警地盯着我。仿佛我鼻翼的眼镜只不过是
骗子的道具。我打了哈欠。他们以为
我要搭讪,商量好似地迅速闪出更多的空隙。
我尴尬地站在空地。天凑巧黑下来,遮住
我愤懑的表情。远客没有如期而至。
红色的灯光使每个人看起来都有些相似。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