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歌专题 管理入口 留言板>>


 
◎ 爱情故事的结尾 (阅读5774次)



诗    人:王子
诗    作:《大企鹅》
推 荐 人:AT
推荐理由:这首诗没有一个字来源于生活,但它展示了最纯粹的爱情,它的纯粹在于它不是封闭的,但仅仅连接着童话和伤害,如露如电,如梦幻泡影,被诗歌的冰冷的节奏罐头所节制。


    王子的真名叫王梓:请把这句话读一遍。
    这是个不好笑的笑话,这首诗的感觉也差不多。他写的是童话里的东西,好玩和好笑的东西,但却是含着眼泪漫不经心地讲的。故事和人物如此随意,节奏仿佛小军鼓在敲。太快了,太快了,带着伤痕一般的反复。在这首诗的最后一刻才哭出来,然而还要把眼泪放在罐头里。这无疑是个爱情故事的结尾:既矜持又深情,既残忍又克制。
    “我”字只出现了三次,出现在最悲伤的地方。耗子和鸭子在“我”的前后。失恋时的独语和对白非常贴切地交织并且相互反对,构成了强烈动人的场景,对于一个一贯认真、充满神圣感的诗人,或者说不大灵活的诗人,大约只有在这样特殊的时候才能表现出他全部的力量和情感。
    而如果把它们还原回去,似乎无非是嫉妒、距离感、痛苦……这些名词是多么卑鄙的说法。而诗歌从生活中把爱情还原了。完完整整,包括全部的瞬间。这首诗没有一个字来源于生活,但它展示了最纯粹的爱情,它的纯粹在于它不是封闭的,但仅仅连接着童话和伤害,如露如电,如梦幻泡影,被诗歌的冰冷的节奏罐头所节制。

大企鹅

      王子

你飞起来的那一天
我带着锡兵们去沙滩上接你
锡兵们和细沙在一起,锡匠和毛瑟枪在一起
锡匠刮他的脸。一个瞎子会明白他的心
有时候他们会彼此伤害,首鼠两端
带着负伤的火,淡青的蹼,看起来就像只鸭子
我承诺要修好你。也会修好自己,一只
水银耗子会明白我的心。路过你的人都会爱你
和你说话,提起你了不起的胡子男人。有一天他也会飞
他会带着锡兵们去沙滩上接你。跟在你背后的儿子
会看见他。锡匠会刮脸。你们会在一瞬间伤心
金属一样的伤心。里面有大片大片的煤,罐头眼泪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