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歌专题 管理入口 留言板>>


 
◎ 陈朝华:“三月三·虎丘诗会”流水账 (阅读6043次)



“三月三·虎丘诗会”流水账
苏州二日,上海二小时

                                                    文/陈朝华



    2007年4月19日,农历三月初三,第三届虎丘诗会。

    前两届都叫了我,我事前应承了,会刊上了我的资料,选了我的作品,但两次都因为我临时脱不开身,没有成行。这次,我说不能确定,大家都以为我不来了,资料上没有我的绍介,但架不住天涯主编李少君兄的再三敦促,而且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的终审评委、苏州大学人文学院院长王尧兄也是组织者,加上自己也想抽空去见见老朋友,于是下定决心和集团领导请了假,把一应编务和杂事都置之脑后了。

    4月18日两点半的航班,刚上飞机,接到中山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诗人丘树宏的电话,才知道他与我同机,以为他与我同去参加诗会,一聊却是去上海另有公干。下机后,提前到上海给华东师大学生开讲座的少君兄前来接机,邀老丘同赴苏州,他还是公事要紧,次日也未能与会。

    于是,与从市区姗姗来迟的深圳商报的记者聂灿会合,上了大胡子张维的车,到达苏州的时候,宴会正欢酒正浓。诗会诗会,其实会诗不是目的,会人才是真章。17年没有谋面的杨键、15年没有聚过的陈东东,分别近10年的长岛,还有柏桦、多多、吕得安、臧棣潘维、张维、庞培、树才等,都是久未相逢了。王明韵倒是经常见到,而张枣、老车(车前子)沈苇等以前没有见过,但感觉却是很熟悉了。

    酒未酣,有两位听我说过张维曾把两位与他交往密切的主持方丈拉下水还俗了的故事的美女,专程要过来见识这个坏人,便一同到姑苏饭店的咖啡厅,因为我来,杂务繁忙的王尧兄一定要尽地主之谊,抽空茶聚一番。华语文学大奖的另一个评委林建法也在场,他是来开苏州大学的小说家讲坛的,说主角毕飞宇六点钟的火车回南京了,要是我早来半天,也可见到这个10年没有碰面的老友了。

    因为美女在场,诗人们都比较活跃,但最后是少言寡语的吕德安赢得了她们的好感。

   东东回忆说,当年我还在读大学的时候,某次和宋琳三个人搭火车去南京看柏桦,因为我认识的乘警不在,大家买了站台票就上车了,到了南京是深夜,管理不是很严,东东提议逃票算了,我当时还怕的发抖。呵呵,一直以来,我的记忆中,还以为那是我的杰作呢。记忆中的另一个细节,是我们冲到柏桦的宿舍后,找不到他人,过了半个来小时,他才慢悠悠晃回宿舍,说天气热,很无聊,他无聊就去洗澡,一洗半个多小时,一天洗几次。

   回忆一泛滥,就离题了。

   还是继续流水帐吧。

   19日上午,自由活动,和张维、杨子以及潘维等先陪多多为他9岁的女儿买衣服,在观前街闲逛,经过一小巷,叫“太监弄”,大家觉得很有趣,但只有我在那留了个影,主要是拐角处就是一个小店,挂出的招牌是“姑苏风味”,连起来就是“姑苏风味太监弄”,比较好玩。杨子一到古籍书店就像到了家,他有买书癖,我也挑了一些,我现在到书店买书,比较喜欢搜集历史地理和人文志异的,其他的书,都在网上购买了。

   下午在苏州大学有两个主题演讲,王尧主持,张枣和王傲主讲,柏桦点评。因为老车和树才同时也在拙政园搞了一个“中法诗歌交流会”要我去凑热闹,于是讲座开了头就和多多、张维从苏州大学的独墅湖校区奔回老城区了。那个交流会有点意思,昆曲与法语诗人的声音同台展示,昆曲吸引游人无数,但一到诗人发声,就人迹寥落了。

   晚上,是本次活动的重头戏——中法诗歌朗诵会。

   诗人们轮番上去读自己的诗歌。

   我以前参加类似的活动,从来不自己上台献丑的,但这次,因为没有先提供作品,不方便找人替我朗诵,只能自己上去了。主办方要我说几句,我就说了自己与苏州的一些渊源。

   上一次到苏州,是10年前,记得当时主要行程是和王干、张维和长岛去探访了陆文夫老先生。而10年前的10年前,苏州是我到上海读大学后第一个周末就迫不及待到达的第一个城市,因为在我的中学时代,一少年刊物在刊登我的照片时我说了“倘若总是闭着眼睛,白天也是黑夜”这样的伪名言后,收到了上千读者来信,而苏州来的就十占其一,我和其中的一位保持了比较频繁的书信往来,可惜的是,到了苏州,见面之后,人间天堂的感觉全无,只留下了“风景无景,诗本非诗”的偈自我安慰。

   但苏州还是给我带来很多想象的城市,所以我说,我愿意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苏州。

    当晚,我读的是《与股市相遇》第一节,我一直在坚持的是,诗歌不仅仅表达诗人的自我,更必须介入当下,当天刚好是股市大震荡,下跌几百点,而10年前我写这首诗的时候,也是股市开始萎靡不振的年头。其实关于都市经验下的诗歌审美,是我很早就关注的一个取向,在这个领域,我觉得,叶匡政兄的表达非常到位。

   20日上午,原定的主题讨论临时取消。大家继续自由活动,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抄自己的诗,我节选了2000年写的《选美》,还即兴写了一首短诗〈逍遥的背面是崩溃〉。

   下午大家出发去淀山湖,当地的诗人黄劲松做了镇长。真正的游玩刚刚开始,我却准备着取道上海回广州了,来的时候,就定了晚上8点半的回程机票。淀山湖离虹桥比较近,大家说还可以一起玩一个下午,但现代文学馆的北塔是6点的航班,我想还是不要麻烦司机跑两趟,还是提前和北塔一起到机场,在机场看两个小时的书算了。

   没有领略淀山湖的风光是有点遗憾,但待在淀山湖的一个多小时里,还是很有意思的。一堆人在草坪上席地而坐,一边听老车讲老苏州,一边喝老车弄来的一品碧螺春,甚是写意。

   老车是品茶高手,上好的碧螺春要用60度左右泡才可以达到最佳效果,这知识我是第一次懂得,学习了。

     4点钟,在去上海的车上,给柯力发短信,他说在机场呆两个小时还不如出来见见朋友,北京的古清生正好在上海当搜狐的“上海车展”评论员,约了陈村等一起吃饭,想想此行就是为了见朋友,上次与村长见面,还是10年前到他家里采访他,10年来我每年都到上海好几次,都没有机会和他再聚一次,于是5点出头在机场外苦等出租车近20分钟,又坐了半个多小时的车到达陕西南路的“上海人家”,当天是上海车展开幕,一路拥挤不堪,司机听说我折腾来去,就为了和朋友见半个小时,把一个半小时用来浪费在塞车上,觉得很不可思议。

   同桌的除了陈村、古清生,还有在上海做记者是认识的孔明珠大姐,她现在写美食专栏,在上海很火,还有上海人民出版社的赵荔红,南都阅读周刊的老作者,虽然只能见半个小时,我却觉得,非常有意思。老古深入神农架探访金丝猴部落的书刚出来,当年为了南都的事,他在网络上做了不少声援,还写了一篇建议把〈南方都市报〉升格为世界级日报的文章,是南都的老友了,有机会当面举杯感谢,是一收获。另一收获,是孔明珠点的菜,全是最地道的本帮菜,虽然只有半个小时,但该品尝的都品尝到了,比枯坐机场的感觉,好得多。

    不好意思的是,因为要送我,柯力未能尽兴。我这位大学时代认识的好朋友,他的父亲是四川著名的诗人柯愈勋,他自己,专事设计,事业如火如荼。

   8点半的飞机。10点半到广州。儿子今天从幼儿园回家,我还在回家的路上,电话就来了,说一定要等我回来把新买的书送给他、给他讲个故事才睡觉,偏偏遇上塞车,11点半才到家。

   这个时候,三月三诗会的朋友们一定是酒兴正浓,我提前开溜是有点遗憾,但看到儿子那么兴奋的样子,觉得我的安排还是对的,如果不提前回来,儿子又是半个多月见不到我了,因为下个周五,我要去北京,参加“第三届媒体管理论坛”和百度的大型庆典。

   末了,还要说一下,“三月三·虎丘诗会”,和华语文学奖的性质差不多,都是民间性质的,所有的费用,都是当地几位诗人自筹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