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歌专题 管理入口 留言板>>


 
◎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阅读7449次)




  我不了解周建歧,包括他的诗,他的人,但今天在诗生活首页上看到了他自缢的消息。这让我整天一直不安。我把这个消息发给QQ上的许多人,极少有人有反应,一个与他们无关的诗人离开这个世界,与他们有何关系呢?如果我不转这条消息,对他们来说世界从未发生过这件事。
  虽然他们多是写诗的人。
  陶潜说——
  亲戚或余悲
  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
  托体同山阿
  多么残酷,一个人或一些人的残酷就这样被世界抹去、遗忘了。
  更残酷的是,会有不少诗人去猜想与虚构他离开的原因,甚至是肮脏地去猜想,在诗歌界这么些年,我看到诗人们的嘴脸越来越丑恶越来越冷漠自私。对于一个自行离去的诗人,谣言与幸灾乐祸是几乎是唯一的结果。
  西川在谈到海子的离世时说:死亡是美丽的,却要留下丑陋的尸体。其实对死者来说尸体已经不属于他了,“丑陋”不过是某些生者的内心阴影。而更多的诗人不会去正视死亡,他们只对尸体感兴趣。
  所以我不愿去谈论死者,那是不道德的,每个人都有充足的理由不离开,但离开时一个理由就足够了,甚至可以没有理由。
  幸好文字是不死的,诗人的灵魂将在文字中还魂。
  幸好,文字与身后谣言均会被时间之掌轻轻地抹去,还给大地一片寂寞。
  就让我们在默然的时间面前对死者保持一份默然,因为这是对逝者应有的尊重——也是对我们自己的尊重。
  每一个我的死亡都是我自己的一部份在死亡。
  每一个诗人的死亡都是我自己又死亡了一次。
  ——所以我会很不安,所以我要写下这些文字。
  唯愿诗人在天堂里安息:你带走了谜底,但愿我们永远不会去猜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