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歌专题 管理入口 留言板>>


 
◎ 胡适诗选 (阅读8461次)



  胡适(1891-1962),字适之,安徽绩溪人。北京大学校长,中国白话新诗第一人。现代学者,历史学、文学家,哲学家。
  主要作品:诗集《尝试集》,论著《白话文学史》《胡适文存》等。


《一念》
  
   我笑你绕太阳的地球,一日夜只打得一个回旋;
   我笑你绕地球的月亮,总不会永远团圆;
   我笑你千千万万大大小小的星球,总跳不出自己的轨道线;
   我笑你一秒钟行五十万里的无线电,总比不上我区区的心头一念!
   我这心头一念:
     才从竹竿巷,忽到竹竿尖;
     忽在赫贞江上,忽在凯约湖边;
   我若真个害刻骨的相思,便一分钟绕遍地球三千万转!

选自《新青年》四卷一期(1918/1/15)


《一笑》

    十几年前,
  一个人对我笑了一笑。
  我当时不懂得什么,
  只觉得他笑得很好。

  那个人后来不知怎样了。
  只是他那一笑还在:
  我不但忘不了他,
  还觉得他越久越可爱。

  我借他做了许多情诗,
  我替他想出种种境地:
  有的人读了伤心,
  有的人读了欢喜。

  欢喜也罢,伤心也罢,
  其实只是那一笑。
  我至今还不曾寻着那笑的人,
  但我很感谢他笑的真好。

1920/8/12
  
《湖上》

九年八月二四日夜游后湖——即玄武湖,——主人王伯秋要我作诗,我竟做不出诗来,只好写一时所见,作了这首小诗。

   水上一个萤火,
   水里一个萤火,
   平排着,
   轻轻地,
   打我们的船边飞过。
   他们俩儿越飞越近,
   渐渐地并作了一个。
  

《十一月二十四夜》
  
   老槐树的影子,
   在月光的地上微晃;
   枣树上还有几个干叶,
   时时做出一种没气力的声响。
  
   西山的秋色几回招我,
   不幸我被我的病拖住了。
   现在他们说我快要好了,
   那幽艳的秋天早已过去了。
  
                     1920/11/25


《梦与诗》
  
   都是平常经验,
   都是平常影象,
   偶然涌到梦中来,
   变幻出多少新奇花样!
  
   都是平常情感,
   都是平常言语,
   偶然碰着个诗人,
   变幻出多少新奇诗句!
  
   醉过才知酒浓,
   爱过才知情重:──
   你不能做我的诗,
   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

[自跋]这是我的“诗的经验主义”(Poetic empiricism)。简单一句话:做梦上要经验做底子,何况做诗?现在人的大毛病就在爱做没有经验做底子的诗。北京一位新诗人说“棒子面一根一根的往嘴里送”,上海一位诗学大家说:“昨日蚕一眠,今日蚕二眠,明日蚕三眠,蚕眠人不眠!”吃面养蚕何尝不是时间最容易的事?但没有这种经验的人,连吃面养蚕都不配说。——何况做诗?

1920/10/10


《晨星篇》
——送叔永、莎菲到南京

我们去年那夜,
豁蒙楼上同坐;
月在钟山顶上,
照见我们三个。
我们吹了烛光,
放进月光满地;
我们说话不多,
只觉得许多诗意。

我们做了一首诗,
——一首没有字的诗,
——先写着黑暗的夜,
后写着晨光来迟;
去那欲去未去的夜色里,
我们写着几颗小晨星,
虽没有多大的光明,
也使那早行的人高兴。

钟山上的月色,
和我们别了一年多了;
他这回照见你们,
定要笑我们这一年匆匆过了。
他念着我们的旧诗,
问道,“你们的晨星呢?
四百个长夜过去了,
你们造的光明呢?”

我的朋友们,
我们要暂时分别了;
“珍重珍重”的话,
我也不再说了。——
在这欲去未去的夜色里,
努力造几颗小晨星;
虽没有多大的光明,
也使那早行的人高兴!

1921/12/8


《秘魔崖月夜》
  
  
   依旧是月圆时,
   依旧是空山,静夜;
   我独自月下归来,
   这凄凉如何能解?!
  
   翠微山上的一阵松涛,
   惊破了空山的寂静。
   山风吹乱的窗纸上的松痕,
   吹不散我心头的人影。
  
             1923/12/22

《十月九夜在西山》
  
  
   许久没有看见星儿这么大,
   也没有觉得他们离我这么近。
   秋风吹过山坡上七八棵白杨,
   在满天星光里做出雨声一阵。
  
            似1931年10月残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