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歌专题 管理入口 留言板>>


 
◎ 陈独秀诗选 (阅读6660次)



  陈独秀(1880-1942),原名庆同,字仲甫。安徽怀宁人。中国共产党创始人和早期领导人之一。1915年创办《新青年》杂志,举起民主与科学的旗帜。1918年和李大钊创办《每周评论》,提倡新文化,宣传马克思主义,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


《答半农的〈D——!〉诗》


不知什么是我?不知什么是你?
到底谁是半农?忘记了谁是D?
什么倾向,什么八十多天,什么八十多年,都不是时间上重大问题。
什么生死,什么别离,什么出禁与自由空气,什么地狱与优待室,什么好身手,什么残废的躯体,都不是空间上重大问题。
重大问题是什么?
仿佛过去的人,现在的人,未来的人,近边的人,远方的人,都同时说道:
在永续不断的时间中,永续常住的空间中,一点一点画上创造的痕迹;
在这些痕迹中,可以指出那是我,那是你,什么是半农,什么是D。
弟兄们!姐妹们!
那里有什么威权?不过几个顽皮的小兄弟弄把戏。
他们一旦成了人,自然会明白,自然向他们戏弄过的人赔礼。
那时我们答道:好兄弟,这算什么,何必客气!
他们虽然糊涂,我们又何尝彻底!
当真彻底地人,只看见可怜的弟兄,不看见恨的仇敌。
提枪杀害弟兄的弟兄,自然大家恨他;
懒惰倚靠弟兄的弟兄,自然大家怨他;
抱着祖宗牌向黑暗方面走的弟兄,自然大家气他;
损人利己还要说假话的弟兄,自然大家骂他;
奉劝心地明白的姊妹弟兄们,不要恨他、怨他、气他、骂他;
只要倾出满腔同情的热泪,做他们成人的洗礼。
受过洗礼的弟兄,自然会放下枪、放下祖宗牌,自然会和作工的不说假话的弟兄,一同走向光明里。
弟兄们!姊妹们!
我们对于世上同类的姊妹弟兄,都不可彼界此疆,怨张怪李。
我们的说话大不相同,穿的衣服很不一致,有些弟兄底容貌更是稀奇,各信各的神,各有各的脾气;但这自然会哭会笑的同情心,会和我们连成一气。
连成一气,何等平安、亲密!
为什么彼界此疆,怨张怪李?
大家见了面,握着手,没有不客气、平安、亲密,
两下不见面,便要听恶魔地教唆,彼此打破头颅,流血满地!
流血满地,不止一次,他们造成了平安、亲密,在哪里?
我们全家底姊妹弟兄,本来一团和气;
忽然出来几位老头儿,把我们分做亲疏贵贱,内外高低;
不幸又出来几条大汉,把一些姊妹弟兄团在一处,举起铁棍,划出疆界,拦阻别的同胞来到这里;
更不幸又出来一班好事的先生,写出牛毛似的条规,教我们团在一处的弟兄,天天为铜钱淘气;
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分离,失了和气?
不管他说什么言语,着什么衣裳,不管他们容貌怎样奇怪,脾气怎样乖强;表面不管他身上套着什么镣锁,不管他肩上背着什么刀枪。那枪头闪出怎样的冷光,肮脏的皮肉里深藏着的自然会哭会笑的同情心,都是一样。
只要懂得老头儿说话荒唐,
只要不附和那量小的大汉,
只要不去理会好事的先生底文章,
这些障碍去了,我们会哭会笑的心情,自然会渐渐地发展,
自然会回复本来一团和气,百事同堂。
怎的去障碍,怎地叫他块块发展,
全凭你和我创造的痕迹底力量。
我不会做屋,我的弟兄们造给我住;
我不会缝衣,我的衣是姊妹们做的;
我不会种田,弟兄们做米给我吃;
我走路太慢,弟兄们造了车船把我送到远方;
我不会书画,许多弟兄姊妹们写了画了挂在我的墙壁上。
有时倦了,姊妹们便弹琴唱歌叫我舒畅,
有时病了,弟兄们便替我开下药方;
倘若没有他们,我要受何等苦况!
为了感谢他们的恩情,我的会哭会笑的心情,更觉得暗地里增长。
什么是神?他有这般力量?
有人说:神底恩情、力量更大,他能赐你光明!
当真!当真!
天上没有星星!
风号,雨淋,
黑暗包着世界,何等凄清!
为了光明,去求真神;
见了光明,心更不宁。
辞别真神,回到故处,
爱我的、我爱的姊妹弟兄们,还在背着太阳那黑暗的方面受苦。
他们不能和我同来,我便到那里和他们同住。


                        选自《新青年》第7卷第2期,1920年1月1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