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歌专题 管理入口 留言板>>


 
◎ 金克木诗选 (阅读5985次)



  金克木(1912-2000),安徽省寿县人。诗人、学者。北京大学教授。著有诗集《蝙蝠集》《雨雪集》等,并有译著多种。


〈灯前〉

煤油灯的幽光
敷上你的面颊了。
也有这样的颜色
涂上你的心吗?

默默地做着事:针线,茶饭。
默默地消损着:日里,夜里。”
还有一点慰安吗?
孩子又呱呱地醒了!


选自《现代》三卷六期(1933.10.11)

〈年华〉

年华像猪血样的暗紫了!
再也浮不起一星星泡沫,
只冷冷的凝冻着,
——静待宰割。

天空是一所污浊的泥塘,
死的云块在慢慢的散化,
呆浮着一只乌鸦,
——啊,我的年华!

〈镜铭〉
(掇古镜铭语,足之以诗,献S)

“见日之光,长毋相忘,”
则虽非三棱的棱花,
也应泛出七色来了。

明月无常,星辰流转,
切莫滥寄你的信心,
须知永劫只凭一念。

见日之光,长毋相忘,
惟阴霾时才成孤影。
愿人长寿,记忆长春。


选自《现代》六卷一期(1934.11.1.)


〈生辰〉
点点的雨,点点的愁,
这古井永远都依旧。

丝丝的恨,丝丝的风,
该收拾了,这瓜架,豆棚。

一支人影,一支蜡烛,
桌上摊着别人的情书。

一声蛩吟,一年容易,
一天又添了一岁年纪。

〈黑衣女〉

黑衣女,你是一朵云吗?
但既来装点这炎炎的夏天,
何以又可望不可及呢?

风天的沙土里,
骆驼慨然太息了。
惜乎没有蜃楼的绿影,
来引诱他的迟钝的脚步。

于是渔夫渔妇也相对堕泪了,
望着晒焦了的网罟。

大地渴了!
致命的渴,不可解的渴。

黑衣女,莫更矜惜你的鸩毒吧。
许已有携了清凉剂的,
匿名的医师姗姗来了呢。


〈雨雪〉

我喜欢下雨下雪,
因为雨雪是你的名字

我喜欢雨和雨中的小花伞,
我可以把脸在伞下藏着;
我可以仔细比比雨丝和你的长发,
还可以大胆一点偷看你的眼睛。

我喜欢有一阵微风迎面吹来,
于是你笑了笑把伞转向前面;
我喜欢假装数伞上的花纹,
却偷眼看伞的红光映上你的的脸;
于是我们把脚步放得更慢,更慢,
慢慢听迎面来的细语的雨点。

我喜欢春天的江南、江南的春天;
我喜欢微雨的黄昏、黄昏的微雨;
我喜欢微雨雨中小小的红花纸伞;
我喜欢下雨,因为我喜欢你。

但是我更喜欢晶莹的白雪
愿意作雪下的柔软的泥。


〈邻女〉

愿我永做你的邻人。
啊,祝福我们中间的这垛墙。

愿意每天听着你的格格的笑声。
愿意每天数着你的轻快的脚步。
愿意每天得你代我念一章书。
这垛墙遮住了我的痛苦和你的幸福。

你换上一件绯红的春装,
你的窗上便映出一片霞光。
你再换上一件深黑的素服,
我的窗上又有了迷蒙的烟雨。
你的四季在身上变幻,
我的四季却藏在心里。

你的眼睛是我的镜子,
我的眼泪却掩不住你的羞涩。
最好我忘了自己而你忘了我,
最好我们中间有高墙一垛。

愿我永在墙这边望着你,
啊,愿我永做你的邻人。


〈留给我的孩子〉

我的孩子!
我希望你能来读这些行诗句。

写着写字的是你的父亲。
他在你生下以前就看见了你,
望着你的顽皮而天真的脸,
笑着说他不认识你。

他望着你蓬松的头发,
说他为你成了一个家,
说你是请来的客人作了家主,
说你要吃苦,要哭,要吵,要打,
要跑到天边去追赶一阵风,
要逃走,要恨他为什么让你来,
要忘了他,要划着小船浮海去,
要摔小泥人,撕衣裳,撕书,
再吃一口糖,又忘了叫爸爸。

他对着你喜欢说你不懂的话,
说你不懂才不会去告诉小泥人,
也不会在将来又照样说他的话;
只会忙着玩下去,什么也不问一问,
也不管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又出了什么事情。
他说你喜欢山,喜欢海,喜欢树林,
喜欢花、草、虫、鸟、雨、雪、雾、云、月亮、星星,
喜欢河、湖、池塘、菜园、鸡、鸭、猫、狗,
可是又偏要跑进大城、大街、大楼,
去找你不喜欢的人。

他说,他不懂得你,不认识你,
请你来,也不知你哪天去;
说他也不懂你要说的话,
不知道你会不会也像他那样笨,
那样在火呀,枪呀,叫喊中老去,死去。

他看着你慢慢要睡了,
又出神地望着你要合上的眼睛。
忽然你的眼化做一片希望的大海,
大海中出现了你的母亲。
他向你母亲暗暗道谢,
忽然他眼前消失了一切。

我的孩子,
你真能来读这些行诗句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