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歌专题 管理入口 留言板>>


 
◎ 方玮德诗选 (阅读5499次)



  方玮德(1908-1935),安徽桐城人。曾祖父方宗诚,是桐城派作家方东树的族弟及学生。新月派女诗人方令孺是他年长几岁的亲姑母。南京大学外文系毕业。著有《方玮德文集》。


〈丧裳〉

姑娘,我昨夜偷偷地徘徊在你家门外,
我偷偷地踱进去又踱了出来;
一天的北风正带着雪花儿乱舞,
我抵住风抵住雪在你门外徘徊。

姑娘,我额上的雪花融成了冷汗下降,
我眼睑前的雪化成了热泪几行——
我发上,肩上,衣服上,满盖的是雪,
我好像穿了件缟素的丧裳。

姑娘,我想起十年前的曾为我阿娘穿上
凶惨的麻服映出了撕碎的心肠;
母亲的爱早断了我孤心的苦梦,
到如今只剩下父亲,还有——姑娘!

姑娘,我昨夜偷偷地徘徊在你的门外,
雪上的足痕织成了怯懦的悲哀;
今早一阵雪化填满得无影无踪,
姑娘,你猜不到我曾在那里徘徊。

〈脱逃〉

女人,最好不用朝下讲,
话说出来也要有些分量;
你那心眼我早猜透一半,
含在肚里不比说出来强?

女人,这可不能怪我脸冷,
一阵雷便容易牵起秋风。
好在你还真是个聪明人,
难道我说的话你半分不懂?

女人,事情原要你看得平,
我不是一五一十地讲清。
就是变卦也要我自己肯,
单你流点二轻泪那就成?

女人,随你哭得怎样伤心,
可是我起誓半点不承情。
无须说出你高贵的贞信,
那一套闲话我最不爱听。

女人,尽管你披下发号啕,
指着月亮说出你的凶兆;
总是挖下眼睛说不看我,
那些罪孽只算你自己招。

女人,看那一边北斗横陈,
听着这猫儿在炉边打盹;
不要再发一点声音,一句问,
看我永远是这一副心情。

女人,这次让我好好的走,
不许惊动一扇门,一条狗,
闭上你的眼睛,握紧你的手,
睡吧,像一阵风吹过窗口。

〈幽子〉

每到夜晚我躺在床上,
一道天河在梦中流过,
河里有船,船上有灯光,
我向船夫呼唤——
“快摇幽子渡河。”

天亮我睁开两只眼睛,
太阳早爬起比树顶高,
老狄打开门催我起身,  
我向自己发笑——
“幽子不来也好”。

选自《诗刊》季刊二期(1931.4.20.)

〈我有〉

我有一个心念,
当我走过你的身前;
像是一道山泉,
不是爱,也不是留恋。

我有一个思量,
在我走回家的路上;
像是一抹斜阳,
不是愁,也不是怅惘。


选自《新月》三卷七期(1931)

〈一只野歌〉

总有一夜我打你的门前过,
我忍着心,偷偷地放一把火;
让你们从火星子里向外窜,
让你们哭,你们在人堆里钻,
我一把抓住你,我的大眼睛:
“你该认识我,
你该认识我!”

总有一天我领带着许多大兵,
一齐奔上你住的那所乡村;
五千匹白马摆起一道长阵,
要这村子里的人杀个干净,
我一把抓住你,我的大眼睛:
“跪下,要你命,
跪下,要你命!”


选自《新月》三卷七期(1931)

〈秋夜荡歌〉

八月的天掉下一些忧伤,
雁子的翅膀停落在沙港,
看不见一颗夏天的星光,
让路草告诉我它的仓皇;
我摇荡,摇荡,
盖妮,你的影子在我心上。

我摇过无数幽暗的村庄,
岸上的虫子合拢来歌唱,
这四野罩满了一片凄凉,
露水也笑我心头的狂妄;
我摇荡,摇荡,
盖妮,你的影子在我嘴上。

东方招呼我大红的光亮,
看河水铺起云霞的衣裳,
落叶太息我模糊的疯狂,
雄鸡也停止了我的梦幻;
我摇荡,摇荡,
盖妮,你分明在我的身上。

1931年,秋天,南京
选自《新月》四卷二期(1932.9.1)


〈我爱赤道〉

我爱赤道。我爱赤道上
烧热的砂子;我爱椰子,大橡树,
长藤萝,古怪的松树;我爱
金钱豹过水,大鳄鱼决斗,
响尾蛇爬;我爱百足虫,
大蜥蜴的巢穴,我爱
黑斑虎,犰狳,骆马,驼羊,
无知的相聚;我爱猿猴,
攀登千仞的山岩;我爱
老鹰在寂寥的苍空里
雄飞;我也爱火山口喷灰,
我爱坚硬的刚石变作铁水流。

我爱赤道。我爱赤道上光身子的野人,
树皮是他们的衣服,叶子是他们的宝章;
我爱他们勇敢的流血,随便地
截去一只大拇指,或是左腿上一块
大皮;我爱他们容易
跳过一个地里的缺口,天真的飞;
我爱他们顽皮的口吻,
手臂交着手臂,腿交着腿,
在大海的边沿,他们放肆的
摆下一付热情的十字架;
我爱他们星子下的笑,水上的吐沫,
我爱他们敲下一付牙齿,
从血嘴里说出他们的真情;
我也爱他们在黑林里的幽怨,
他们的太息,他们落下几滴
坚强的泪水;我更爱他们
温柔的暗杀,我爱他们割过
野花也割过女人喉头的刀子;
我爱他们的摇头,他们像忘掉的死。
我爱赤道我爱赤道
在你的心里;我爱
你烧红的眼睛,炙热的嘴,
我爱你说不出的荒唐。
好,去吧,我的爱,
我们在赤道上相见。

1932年夏天,天大热似迟到,忧病相煎,愤而成此诗希梦家有以教我。玮德于无一是处写。
选自《新月》四卷五期(1932.11.1.)


〈九龙壁〉

第一条龙说:“我要颜色!”
我交给他金色的鳞甲;
第二条龙说:“我要光!”
我又交给它一双珠眼,
第三条龙说:“我要气!”
我让云霞飞进它的嘴里;
第四条第五条龙要的是冠冕,
我吩咐他们戴肉角,挂上须鬓;
第六条龙要声音,第七条龙要夭矫,
我一齐交给它们,怒吟和惊啸;
第八条龙问它们的巢穴,
我定好大海洋,深山,大湖泊;
第九条龙走过来——像一阵风——
“让我们一起飞吧,飞上天庭,
南茜,交给我你的灵魂,交给我你的心!”


21年岁暮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