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歌专题 管理入口 留言板>>


 
◎ 公刘诗选 (阅读5872次)



  公刘(1927-2003),江西南昌人,1978年来到合肥工作,后创办安徽文学院。著有诗集《边地短歌》《神圣的岗位》《在北方》,短篇小说集《国境一条街》和电影剧本《阿诗玛》等作品。


《伤口》

我是中国的伤口,
我认得那把匕首;
添着伤口的是人。
制造伤口的是兽!

我还没有愈合呢,
碰一碰就鲜血直流;
这是中国的血啊,
不是你们的酒!

腹稿于第四次文代会上,1979/12/24,追记于合肥

《嘉峪关》

登上嘉峪关,我缓步绕城一圈,
前后左右是箭楼、矢堞、坡道和栏杆;
汉人的胆汁,唐人的血,明人的汗,
刹时间都在我周身流转……

据说,万里长城到此中断,
再往前去,不过是残峰废燧,败墙颓垣,
我不相信,不同意,不情愿,
摸摸脊柱吧,脊柱在,必有完整的躯干!

1981/7/27  西行途中

《谒五公祠》

海口市郊有五公祠,纪念[唐]李德裕,[宋]李纲、赵鼎、李光、胡铨;他们都是流放贬辱的钦犯,忠心义胆的名臣。


庭院太肃静,
死者吞声,
吊客吞声。

何必鸣不平?
百姓有情,
历史有情。

黑暗,黑暗,黑暗,黑暗,黑暗,
复明,复明,复明,复明,复明;
颠倒,颠倒,颠倒,颠倒,颠倒,
反正,反正,反正,反正,反正。

1986/3/4


《海瑞墓》

何苦修复这座墓?
留下炸破的洞穴,
留下炸碎的棺木,
留下身首异处的石羊、石马,
留下风在萧萧梳林中号哭;
留下周信芳的歌声,
留下吴晗的史书,
留下赤子心,
留下无毒不丈夫。

啊,海瑞不孤独,
陪伴他的,
是一个健忘的民族……

1986/3/4

《寄自新大陆》

各人有各人的历史,
在我的历史上,
今天,是哥伦布复活的日子。

新大陆的发现者是我,确实,
对于我的眼睛而言,
一切都是头一次。

我将用我的心灵遍尝百草,
但凡灵验,我必带回去移植——
愿当生者速生,该死者绝死。

我还要熟读足本的惠特曼,
我也有拓荒者的素质,
我也写拓荒者的诗。

                     1988

《爱晚亭》

熬到了这一把年纪
的确也需要一座爱晚亭
且让我策杖前去
坐看霜燃枫林
坐看天火余烬
然后变小,变小
回归童年髫龄
半是淘气,半是惊心
似闭非闭欲张非张的眼睛
偷觑那
周遭渊默、凛然逼近的
黑风景……

                     1990/12/4,长沙

《羊年问答》

我要喝你的奶,亲爱的羊,
喝罢,那是百草所变,你喝不光
我甚至……想吃你的肉,你的肉香
吃我的肉?也行嘛,反正我无力对抗
我还打算借你的皮,披在身上
那可不成!因为:你是狼

                   1991/3,合肥

《流浪》

水在河与河之间流浪
风在云与天之间流浪
鸟在树与树之间流浪
歌在心与心之间流浪

生命碾作红尘流浪
红尘裹入星云流浪
星云跟随宇宙流浪……
是谁?又将这一切装进褡裢,扛在肩上?

是那个年迈的流浪汉吗?踉踉跄跄
有人夸他慈祥,有人怨他乖张
昏花老眼,反正——
睁着的一只是地狱,闭着的一只是天堂

霎时,有无声之声恣肆汪洋:
家乡即客舍,客舍即家乡
脚带驿站,心携篷帐
游牧八荒,神也在路上

                      1994/3/17,合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