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歌专题 管理入口 留言板>>


 
◎ 那沙诗选 (阅读5927次)



  那沙(1918—2000),原名林澄思,广东省博罗县人。1938年参加革命,1958年转业到安徽,先后担任省文联副主席等职,兼任《安徽文学》《戏剧界》主编。2000年5月,三卷本《那沙文集》由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


《醒了,这古老的山庄》

锣声响彻了这古老的山庄
人,像流水
流向庙前的广场

(不是神诞庙会
也不是谁家的婚丧
是什么事体?)

中年人蹲在一起低声商议
年轻小伙站在一块高声嚷嚷
老人家噙着烟杆儿
默默在一旁
不懂事的娃娃瞪着小眼
紧扯着她娘

说起来话长
长久的日子
庄户人的心
愁闷得像连阴天一样
官府衙门皮鞭落在身上
庄上当家的大户
也往往是个活阎王
哎,大石压心上
谁敢说来谁敢讲
谁愿意太岁头上找灾殃?!

就这样
行云流水一代传一代
猪狗日子
  爷爷到爸爸
爸爸到儿郎
1943/9


《大宝和小牛》


正明的月亮
照着王府井楼
  牌匾闪金光
透骨的寒风
吹不煞威武的石狮子
龇牙瞪眼好吓人
老更夫
拖拉着沉重的脚步
绕着王府的高墙
声声咳嗽
伴着声声的梆子响

西厢房,炭炉子冒红光
炕床宽又长
床上少奶奶
哼哼哟哟
一阵紧来一阵慢
一声短来一声长
接生婆,忙伺候
丫头小春香
端上香甜的莲子汤

哇哇哇,初生孩儿
哭声好响亮
娇嫩的哭声
像春风一样
吹着少奶奶
一朵花儿开心上
吹着老奶奶
一朵花儿开心上
也吹着,接生婆
一朵花儿开脸上

老奶奶指着窗外黑天说
又出了一颗星星
接生婆好像真望着
说:可不是,通明锃亮


王府东也明
王府西也明
佃户张大成
家前一片黑
家后黑一片
不是月亮偏心眼
无奈王府高墙挡得严

小爬爬屋多大点
好比王府小猪圈
猪圈里
张大成锅边烧开水
几片生姜搁里边
好心的三婶床上打颤颤
捂着心口轻轻叫喊

初生孩儿哇哇哇
一阵春风吹到家
吹开了,张大成两口子
心上一朵花
吹结了,张大成两口子
心上一个疙瘩
生儿育女好防老
没吃没喝难长大
阵阵寒风,像哭又像笑
透过门隙墙缝往里扫
豆大的灯火一明一暗在发抖
头生孩子没有裹身布啊
爸爸扯下自己的破裤腰
1946/6/28,山东滨海区


《笛声》

在天色微明的清晨,
是谁总爱吹起动人的笛声,
是霞光辉映的黄昏,
迎送着劳动的人们

笛声开始是委婉深沉,
接着却是奔放而又昂扬;
好像百灵飞出阴森的密林,
向着万里晴空歌唱,翱翔。

不是牛背上的牧童,
是拖拉机旁一位青年;
他吹的是一支旧竹笛,
从惨淡童年伴他到今天。

青年啊,为什么不换一支新笛?
为什么笛声竟似翻涌的波涛?
青年微笑不答笛声更高,
两眼凝视着前方宽广的大道。
196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