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歌专题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祈祷(外两首) (阅读5473次)



——写给沙兰的孩子们


《我祈祷》

会的
基于一些常识上的判断
我知道这里的树木会迅速葱郁
这里的新教室会书声琅琅
另一批留羊角辫和不留羊角辫的孩子
会笑容灿烂

但我还是要祈祷
要求自己铭记
即使洪水永不再来

我祈祷
泪流成河
不淹没 不覆盖
只为把一种久违的情感
高高托起

《我宁愿相信》

我宁愿相信
她们还在梦中
或沉浸在节日的喜悦里
尚未醒来

我宁愿相信
她们只是一时玩皮
在追逐麻雀的游戏里
暂时迷失了回家的路

我宁愿相信
这一切不是真的
然而 那么多
那么多长势喜人的花朵
却集体消失了

她们全是我的孩子
我恨自己
不能把这么多被强行注销姓氏的孩子
在一首诗里收容

在那片洪水肆虐过的废墟上
留羊角辫和不留羊角辫的孩子
都不会再回来
只留下一个个小小的脏书包
和一堆七零八落的小布子

《更何况》

“只要地球上还有一个人是悲伤的
整个世界就有了一起悲伤的理由”
更何况
这是近百个家庭的破碎
近百个再细致的针脚
都无法缝补的伤口

更何况
这是沙兰
一个被挖空心脏的人
一棵被暴力连根拔起的老树
留下一个巨大的土坑
触目惊心


刘春潮
528400
广东中山美术馆(西区歧江公园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6月